电竞竞猜

河洛美术

当前位置:电竞竞猜 > 河洛文化研究 > 河洛美术

洛阳古代美术巡礼

郭珂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摇篮,驰名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洛阳则是摇篮中的一颗明珠。分布广泛、数量丰富的洛阳古代美术遗存,作为古代文化传承的另一种符号系统,以其特殊的方式不断的延展着中华民族视觉美术前进的足迹,印证着文明的步伐。
 
  举世闻名的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遗址即在洛阳市西北渑池县的仰韶村,距洛阳仅50余公里,在此发现的大量彩陶造型质朴简洁、纹饰明快绚烂,显露出未经社会磨砺的幼稚和天真,带给人一种恍若返璞归真的莫名美感。1978年在洛阳附近临汝县闫村出土了仰韶文化晚期的彩陶,陶缸腹部彩绘一幅形象生动色彩鲜明的鹳鸟衔鱼石斧图,占画面主体位置的是鹳鸟,它体型肥硕,通身灰白,长喙短尾,延颈直立,口衔一条大鱼,旁侧树立一件作有特殊“X”型标志的有柄石斧,这幅令人玩味又令人费解的作品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彩陶画,从中可以看出原始先民所具有的结构作品的水平和写形状物的能力。
 
  青铜文化是夏商周三代的重要标志。史书中所记载的夏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明确世系的王朝,洛阳偃师二里头夏都文化遗址发现和发掘的两处大型宫殿遗址再现了中国最古老帝王宫殿的面貌,在此出土的多种型制的玉器和青铜器折射出昔日奴隶制时代夏王朝的繁华,其中制作精美,造型独特的二里头“爵”,当是王考的象征,也是迄今发现最早最完整的青铜器物。洛阳北窑发现的西周时期青铜器铸造作坊遗址规模宏大,总面积达20万平方米以上,是我国已发掘的规模最大的一处西周铸铜作坊遗址。此期遗留下来的西周王室贵族所用的保尊、叔牝方彝、女方罍、饕餮文纹鼎、考母壶等大量青铜器,不仅有着精美的造型及纹饰,而且显示出“藏礼于器”的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
 
  西汉年间洛阳的美术活动极为活跃。据史料记载,汉明帝时诏会于洛阳南宫的云台画中兴功臣像,并于洛阳西门(雍门)外建立白马寺,寺壁绘千乘万骑群象绕塔图,此为中国佛教寺院壁画之肇始。此期洛阳地下墓室壁画也呈赫然大观。洛阳现发现的两汉有壁画的墓室已有十二座,并以数量多、年代跨度大、表现技艺丰富高超而据于我国古代三大墓葬壁画分布区之首。洛阳汉墓壁画描绘内容有傩戏、打鬼、羽化登仙、天文星象、历史故事、迎宾拜谒、宴饮歌舞、车骑出行等,深刻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思想、情感、意趣及观念。其上接春秋末年楚宗庙壁画,下连魏晋南北朝初期壁画,成为沟通二者之桥梁,同时也为研究汉代的历史和艺术提供了珍贵的视觉形象资料。具有代表性的首推西汉卜千秋墓壁画。1976年出土的卜千秋墓,因墓中出土一枚铜印上著“卜千秋印”而得知墓主为卜千秋。其墓中满绘壁画,主室平脊上所绘“升仙图”以长卷方式描绘了男女墓主夫妇在神仙灵怪的护佑下升入天界的景象。在13块砖上依次绘有女娲、月亮、持节仙翁、双龙、神豹、枭羊、朱雀、白虎、仙女、玉兔、蟾蜍、墓主夫妇、伏羲、太阳、黄蛇等,流动的彩云萦绕其间,充满飘动活跃的气氛。该壁画气魄深沉雄大,用笔豪放、色彩鲜明,显示了汉代绘画开阔雄浑的气派——洛阳卜千秋墓壁画是迄今发现年代最早的两汉墓室壁画。而与此墓墓葬年代属同一时期的烧沟61号汉墓则以保存精美豪放的历史故事画著称,其壁画“鸿门宴”、“二桃杀三士”代表了此期墓室壁画艺术的最高成就。
 
  伴随着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的脚步,开启了佛教艺术在洛阳营建石窟的大门,此后历代不绝。伊水两岸,龙门石窟相继开凿了古阳洞、宾阳洞和莲花洞,其造像多是面容清癯秀劲的“秀首清像”特质,风格优雅端庄,呈现出浓郁的中国作风和气派,达到了北朝佛教雕刻艺术的巅峰。宾阳洞中著名的以孝文帝和文昭太后为中心的“帝后礼佛图”,组成了南北相对的礼佛行进队列,其构图严谨、雕刻精美,堪称中国雕刻艺术的杰作。北魏时期的世俗艺术以宁懋石室和孝子棺上的石刻线画最为精美,其表现题材多为孝子烈女故事、乘龙升仙、龙虎神兽以及不同样式的图案花草,既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也是研究当时民俗的宝贵例证。画中线条细丽柔韧,经过画师的巧手,演绎出无穷的美的意蕴。
 
  统一稳定的大唐帝国必然造就具有鲜明时代风格的艺术。此期的洛阳在当时是举世屈指可数的大都市,其中宗教造像、皇室陵墓雕刻及世俗俑塑等诸多方面的艺术,共同写就了中国美术史上的灿烂华章。洛阳龙门石窟也迎来了其开凿史上的又一个高峰,唐高宗、武则天咸宁三年(公元672年)敕令动工的奉先寺中,高17。14米的卢舍那大佛集雄伟壮观、雍容睿智和典雅秀丽于一体,其左右两侧恭谨温顺的弟子、端庄华贵的菩萨、威武严肃的天王和刚强暴烈的力士等,以栩栩如生的形象刻划产生了震撼人心的魅力,成为古典雕塑艺术高不可及的范本;以圆熟洗练的技法,完整的气氛创造,使佛教艺术达到了高度完善的境界。位于偃师的唐代皇家陵墓的恭陵群雕与龙门奉先寺雕刻堪称双璧。恭陵为唐高宗李治第五子、武则天元子李弘的陵墓,恭陵神道石刻现有保存完好的立狮、石人、天马等石像生18件,神道碑一通。石刻规模巨大,在造型上显著地表现出充沛的力量,且布局恢宏严谨,整体风格上突出体现着大唐的雄浑和刚健,在唐陵石刻群中名列前茅。此期洛阳盛行的“唐三彩”俑塑,是一种新兴起的引人瞩目的明器艺术样式,其造型形神兼备,釉彩斑斓淋漓,以自由、开放、从容的方式,创造了雍容的贵妇、娇矜的仕女、谦恭的文吏、骠悍的武士、欢快的舞者、豪放的胡人、伟岸的骆驼及昂扬的骏马等诸多令人难忘的视觉形象,表现了具有时代风范的独特的美。
 
  北宋时期的洛阳也留下了不少美术遗存,诉说着这座古城最后的繁荣。属于洛阳“京畿之地”的巩县,从宋太祖赵匡胤到宋哲宗赵熙七代皇帝,以及被追尊为宣祖的赵匡胤之父赵殷的陵墓都在这里,其墓葬布局形式、地面建筑和石刻造像对研究宋代艺术都有重要的价值,其最引人注目之处莫过于陵台前大量的神道石刻造像,如望柱、象和象奴、瑞禽、马、羊、去邪虎、蕃使、文武官员等等。同前朝历代的陵墓雕刻一样,这些神道石刻既象征帝王死后要驾驭万物、主宰世界的威望、尊严,又具有守卫帝王神道、以示祥瑞避邪的寓意。这是我国现存的唯一的宋代石刻群,它既继承了唐末五代遗风,也有宋代造型浑厚、朴实、严谨,注重局部和细节刻划之特色,富于现实性和时代精神。
 
  洛阳的数座宋代民间壁画墓葬则堪称此期中原及北方地区仿木结构砖室墓的典型代表。1983年发现于新安县石寺镇的北宋宋四郎墓,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建造奇巧,装饰精美。墓中以写实的手法表现了墓主人的日常生活,“夫妇宴饮图”、“乐舞图”、“庖厨图”、“交租图”、“花卉图”等等,流露出宋人知足常乐的人生观,反映了朴实、平易、清淡、雅致含蓄的宋人的艺术风格。
 
  其它位于洛阳附近的伊川县元东村的元代墓葬壁画,明清时期散见于洛阳的祠堂会馆建筑,都从不同的侧面展现了我国封建社会后期的美术面貌。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洛阳古代美术文化的发展、演变、鼎盛、式微的过程背后,隐含着中国历史文化中许多深邃的内容和信息,这里有物质生活状况的证明,也有生产工艺水平的反映,有时代精神的写照,有民族性格的折射,有文化礼仪的承载,有民众趣味的体现,有帝王深层意识的表现,有雅与俗的比较,有官与民的对照……洛阳古代美术文化,因而成为中国文化发展史不可替代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表于《电竞竞猜报》河洛文化研究专栏